追蹤
ToMoWang's天空哈拉誌
關於部落格
喜歡藍天白雲,但不喜歡熱帶地區;喜歡都市夜景的感覺,但不喜歡都市叢林...人生不就是如此?
  • 83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吳若權新努力主義--迫不及待起床、捨不得睡

工作,揭露自然的奧秘並用來供人享受。--愛因斯坦 人生因認真而偉大。--《寫給年輕人的101個職業忠告》 文/吳若權 《惠普風範》(The HP Way)寫的是HP兩位創始人比爾‧惠烈(Bill Hewlett)和大衛‧普克(David Packard)的創業傳奇。黃河明先生在為該書中文版寫的序文裡講了一段故事:那年他到美國接受HP新進工程師訓練,入境時移民局官員得知他到美國的目的後,說了一句:「哦,HP是一家很好的公司。」 「一家『很好』的公司,指的並不是HP很會賺錢、產品品質可靠,或者技術能力高強,更重要的是HP有十分令人讚賞的企業文化、人性管理、商業道德,以及對社區、環境的貢獻。」 成為HP人後,我才真正體會黃河明所言。   溫暖的大家庭 當時的IBM和HP就像台大和清大,或者台大和交大:第一志願與第二志願,老大與老二。所以當我從IBM「降轉」到HP,「IBM有一個人要來喔」的風聲據說立刻傳遍HP辦公室,人人以熱烈的心情等而待之。 到我進公司的那一天,果然像明星一樣被好奇的觀眾熱情包圍,「你就是IBM來的?」、「怎麼是個小孩子?」、「今天我們一起吃飯吧!」恍惚中好像還有人說我是「可愛的弟弟」。 羞澀的我有一種走進溫暖大家庭的感覺。 我是當時HP最年輕的員工,這也是IBM和HP的不同風格,IBM向來錄用沒有經驗的新人,將之訓練成「I皮I骨」的IBM人,HP卻更歡迎「帶藝投靠」。我更聽說,後來HP經理到外面挖角時,我便成了「放棄台大讀清交」的典範,不過這一招管不管用我無從得知。 因為我的年輕,後來我甚至成為HP的「流行指標」,不時有主管瞇著眼睛打量我的襯衫、領帶、皮鞋,愣愣的問說:「現在就流行這個嗎?」還有同事指名要和我一起去逛街。 1986年11月,我進入HP行銷傳播部,轉戰公關和行銷,這個工作原本要求的是一名有三年廣告經驗的人。 黃河明急著要我在11月「入列」,是因為HP的會計年度和其它公司不同,它在每年11月結帳,12月起就是新的年度。我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為技術服務部門擬一句給客戶的廣告詞,因為快要過年,我便建議使用「HP把新(心)帶給你」。「新」有三重意喻,「新」的年、讓你使用的HP機器永保如「新」、還有就是HP服務的誠「心」。 不過一句簡單的slogan,卻讓那些技術部門的「科學怪人」萬分感激,一直對我說「好厲害,一下就想出這麼棒的詞」,然後又在會議中對總經理公開誇獎我。這就是HP人、HP的企業文化,在IBM你是默默耕耘,獨善己身,HP則是人情味濃郁,好事傳千里。 這是我到HP的第一天,那一天之內接連發生許多讓我感動的事,有人邀我共進午餐,有人讚美我的廣告詞,我還從內部的郵件系統接到一封高雄分公司經理何春盛的信。他曾經在十個月前面試過我,但我進HP時已經調職高雄。 何經理信上說:「歡迎加入HP大家庭,面試時我就對你留下深刻印象,我相信你一定會有非常好的表現……」 我想起面試時何經理的鐵面無情,為測試我承受壓力的極限,他問了我一連迭壓迫性的、不友善的問題,當時我想他一定是全HP最嚴肅、兇狠的人。沒想到在進HP第一天,收到這樣一封真誠的信,這份體貼讓我感動到最高點,卻又要極力忍住,不能在上班第一天就淚灑HP。  終於擁抱最愛 進入HP,我終於正式從事從大學時代就心儀不已的行銷工作。我訝異於行銷和消費者之間的互動是那麼的立即、明顯,一句slogan,一個key word,一個廣告出去,電話就開始響了,秘書也開始接了,成敗立現。如果出現負面反應,必須立刻展開檢討,修正下週或下月的廣告。 我學習到每一個市場的訊息,每一個產品的判斷,都必須即時、準確,雖然我被分配的是科技型電腦,每天下班回家後還必須花很多時間猛K電機系學生才懂的浮點運算原理、模擬計算器、CADCAM,但我催促自己要快要快,趕快武裝起來,隔天和工程師開會才不會當作「工程白癡」,我不要讓這種被逼讀天書的痛苦,毀掉了我的快樂。 HP讓我一掃在IBM被放錯位置的鬱悶,變成了一個充滿幹勁的快樂上班族,工作魂完全甦醒,每天一早元氣飽滿的走進公司,然後埋頭工作到渾然不知下班時間已過。給我越多事情做我越興奮,不用工作的日子則若有所失,工作變成了咖啡因,我的興奮劑。 「這就是我要的,」我告訴自己,更進一步證明IBM的工作並不適合我。 和所有HP人一樣,我把公司當成了另一個家,就連春節休假,我們還是去上班。同事們先在公司集合,分配路線,帶著爆竹、春聯等小禮物去拜訪客戶。客戶驚喜之餘,有的還回送我們東西,我就得到一箱三光惟達送的牛肉泡麵,帶回公司分送大家。 過了一個年,當總經理柯文昌在HP每年傳統的「kickoff」──開球典禮上,發表公司年度願景,闡述HP的社會責任時,我的熱血開始沸騰,內心奏起進行曲,放眼望去,覺得每一個HP人頭上都有一圈光環,我想自己的頭上一定也有。 「人們最想在工作中獲得什麼?」1981年英國做過一項調查,前面六項是「個人的自由」、「贏得同事尊敬」、「學習新事物」、「新的挑戰」、「完成任務」、「幫助他人」,除了「個人的自由」我暫時無權置喙,其餘皆是我對工作的想望,我真心認為在HP可以獲得實現。   在沃土上成長 在HP,我也交到了許多一輩子的好朋友,其中有個叫Michael的大男生,是清大畢業的工程師,看起來傻呼呼的,一見到我就笑得燦爛如太陽,大聲說「歡迎你來HP」。Michael、我和幾個未婚的年輕男孩、女孩,很快就成立單身俱樂部,上班時認真工作,下班後就相約到公司附近的中泰賓館跳舞、聊天,和女孩子聯誼,然後誰和誰發展出戀情的故事開始流傳……。 「coffee break」是HP的傳統,每個工作天的上午和下午各有一次,所有員工都要在音樂聲中喝咖啡吃蛋糕,讓腦袋放鬆一下,同時感情交流,順便交換好聽的CD。如果有人不來,老闆就會來關心一下你的「人際關係」。 下班後,如果有人一聲吆喝,一群人便殺到海邊聽潮聲、看星星,浪漫一夜,隔天到公司照樣捲起袖子做事。員工旅遊也是常有的活動,一群人在遊覽車上高聲唱歌、縱聲大笑,好像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。 有一年年終晚會,我突破羞澀,和一位女同事攜手上台,表演現代版的「梁山伯祝英台暨羅密歐茱麗葉」。我們去租了古裝戲服,一脫下來裡面就是現代舞裝,然後「年輕不要留白」音樂響起,我們又扭又唱。二十年後,我還收藏著全場狂笑的聲音,洶湧在我年輕時代的記憶版圖上。 仙人掌不畏陽光,蕨類喜歡陰濕,花草必須種植在適合它的土壤;職場上,我們則必須許諾自己找尋一間「八字相合」的公司。基本上我是一個謙遜、客氣、說話不尖銳、對任何惡鬥敬而遠之的人。而據我觀察,HP的人也絕大部分與我相同,物以類聚,我相信我找到了一塊讓我生長、茁壯的土地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