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ToMoWang's天空哈拉誌
關於部落格
喜歡藍天白雲,但不喜歡熱帶地區;喜歡都市夜景的感覺,但不喜歡都市叢林...人生不就是如此?
  • 83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人生鳥鳥─李國修的愛情、親情、友情】 之孩子,我要你輸在起跑點上

今天把兒子小六送去學跆拳道,回頭一想原來是你國二時被同學打了一頓打輸他,今天希望兒子學跆拳道能為當年的你報仇!這些都是在補償自己的缺憾、無能或是不能。 現在我們壓迫孩子學他不想學的東西,總覺得把他的時間充實,其實是塞滿了他的時間,讓他學一些他不要學的東西,將來的親子關係,可能會出現某種程度的叛逆。所以我們家從來不壓迫、要求小孩,我承認我的兒子功課很爛,我女兒在班上成績也沒有很好,但是,我喜歡。我喜歡他們功課不好,因為在我成長過程當中就是一個功課很爛的李國修,小學一到六年級我沒有得到一張獎狀,也從來沒有進過三十名之內,我功課爛還得回到上一代──我的爸爸。 各位如果看過《京戲啟示錄》,講得是我父親的故事,我父親是一位國劇戲鞋師傅。 小學三年級有一天,警察來家裡戶口調查,我看到父親身分證上的學歷欄,寫著「私塾二年」,私塾就是私立小學二年級,我爸爸沒唸過什麼書,也說不出什麼大道理,只是一些小鳥道理,雖然學問不高,但是憑著他的手藝,做鞋子,養家活口。 六義幫 我們家五個小孩,上面二個哥哥,一個大姐,下面一個妹妹,我排行老四。 我大哥二哥當年都是在龍蛇雜處的西門町混幫派的,大哥是小南門幫,二哥是飛鷹幫的。 小時候我們也非常崇拜英雄,年輕人就是模仿學習,大家也血氣方剛,所以在小學三年級時,我們也有樣學樣的組織了一個幫派──六義幫,六個人共推鄰居小鄧做老大。 記得那天我們在小南門公園裡舉行歃血為盟的儀式,只見小鄧拿出一把超級小刀,一個小碗,可是沒人敢在手指頭上畫一刀,因為怕痛,後來我就提議吐口水好了,每個人再沾一口,「六義幫」就此宣告成立了。 二個星期之後,六義幫出動幹下第一件案子,翻牆跑進東門國小裡,偷了教室裡的粉筆板擦,說要劫富濟貧,小鄧說「我們要把這些東西送給窮人家的小孩,我們是最有正義感的六義幫。」 結果出師不利,被巡邏的校警抓到,給送到派出所。 警察煞有其事的做筆錄,「你們是幫派嗎?」 小鄧也很有勇氣的承認「是!」 警察還嚇一跳說「什麼!那叫什麼名字?」 「六義幫!」 「六義幫?那不是該有六個人?怎麼會只有你們五個呢?」 原來那天不巧我沒去,留在家裡幫爸爸做鞋子,六義幫只剩五個人去偷粉筆板擦,小鄧非常有義氣的沒把我供出來,他對警察說「沒錯,我們六義幫是有六個,但另外一個不是人,他是神,就是我們的精神領袖,廖添丁!」 回到中華商場之後小鄧把這件事告訴我,差點沒把我嚇得尿褲子,想想我差一點也要被抓去警察局問話了。 第二天晚上,六義幫要共商未來大計,相約在西門町的三角鐘,我最早到,小鄧隨後一拐一拐的走來,另外四個人,沒有來。 我問「小鄧你的腿怎麼了?」 「就剛才走在路上,有個國中生經過,我瞪了他一眼,他就拿扁鑽往我腿上捅了一刀」 「那,你要不要報警?」 小鄧很嚴肅的說「國修,你要毀了六義幫嗎?我們是幫派?幫派怎麼能報警呢?」 我想想也對,但還是很緊張的問「那,其他人怎麼沒來?」 「他們不會來了。」 成立才十五天的六義幫,在未經宣告的狀況下就這麼解散了。 懵懂無知的李國修在國小三年級時曾經組織過幫派,時間只有這麼短。這十五天當中,我父親從頭到尾都不知道。過了一段時間之後,我父親仍舊維持對我高度的期待,他說「國修你現在還小可能聽不懂,不過沒關係,現在功課爛也不要緊,但將來有一天進入社會之後,什麼都能做,就是不要做流氓。是我對你最高的期許。」 這個小插曲過後我們話題轉回「孩子,我要你輸在起跑點」上。 我小學到初中沒補過習,沒學過任何才藝,當然可能也因為父親沒有錢吧,他不給我壓力,也沒有彌補自己遺憾的補償作用,只要我不做流氓就好。因此我也以同樣的心態面對我的孩子,對他們從來不要求。 ㄅㄚ怎麼會唸豬呢? 像我兒子今年14歲,女兒今年12歲,當年哥哥要上小學時,學校要家長在家裡先教會ㄅㄆㄇㄈ,於是王月就從單字開始教,分開來都會唸,「這是ㄅ,這是ㄚ」都會唸,不過因為哥哥只顧著玩玩具,一點也不專心,邏輯能力很差,合起來就亂唸一通,王月問「ㄅㄚ這兩個字合起來怎麼唸?」結果兒子看著這兩個字唸「豬~~」!! 大家都嚇到了! 「ㄅㄚ怎麼會唸豬呢?ㄓㄨ才唸豬!你怎麼唸的!」王月看著我問怎麼辦,我說「小時候我們都是挨打的,那拿尺輕輕打一下吧。」 於是王月鍥而不捨的再問「這是ㄇ,這是ㄚ,那合起來ㄇㄚ怎麼唸?」 兒子更怕了,緊張的說「ㄇㄚ歪~~」大家都昏倒了,「ㄨㄞ才是歪,ㄇㄚ是媽!!」於是手伸出來,再打一下。 不過微妙的事發生了,我們說「第一個小孩照書養,第二個小孩當豬養」。 二年以後,換女兒上小學,沒想到ㄅㄆㄇㄈ她全會了,「妹子!ㄅㄚ合起來怎麼唸?」「ㄅㄚ巴!」「ㄇㄚ呢?」「ㄇㄚ是媽!」大家都很驚奇,一問之下才知道,小孩子懂得避掉缺點,學習老大的優點,因為她說「以前看哥哥學ㄅㄆㄇㄈ被打,所以我在旁邊都記下來了」! 魔鬼也怕數學 兒子到現在功課還是很爛,就從寫字來說,我的狗爬字已經夠難看了,不過還勉強認得出來,但是兒子的字是像狗抓的,寫得字連自己都看不懂。寫字爛不打緊,什麼都爛,數學更慘。 有一天放學回家,兒子給媽媽看成績單,數學只考了8分,媽媽很不高興,就說「你考這麼爛完蛋了,小心待會爸爸回來被毒打一頓!」兒子很擔心,就跟媽媽和妹妹商量套招「可是你們還是幫我保密,爸爸回來不要講啦~~」 媽媽說「好啦好啦!算了,自己好好反省,今天就算了。」 妹妹也說「不會啦,你放心,我們一定幫你保密!」 等到我一回家,剛進門,第一個跑過來的就是女兒,喊得很大聲說「爸爸!哥哥今天數學考8分哦!」這個小報馬仔!哥哥就很害怕的準備要來領罰了,但就在此時我想起我的父親,我告訴兒子我的過去,包括幫派和父親對我的期許,總結是一段話「我不會打你。數學爛就爛,我現在對你說的話,就是當年你爺爺對我說的話。唸書好壞我都不在乎,只要注意你的為人處世,將來進入社會,什麼行業,只要你喜歡,就好好認真去做,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,就是不要做流氓。」 從此以後兒子對數學就有一種恐懼感。除了怕數學之外,兒子還怕鬼。 小朋友睡覺的時候,有時爸媽不在旁邊,妹子是很準時的十點半睡覺,但哥哥怎麼翻都 睡不著,就下樓來找爸媽,說「爸爸!我睡不著!」 「不用怕呀,妹子不是也在睡嗎,妹子陪你呀,」 「可是爸爸我怕鬼呀!」 「妹子在你旁邊呀!」 「可是魔鬼不怕小孩呀!」就是硬要大人陪他睡。 不過後來有一個星期日早上八點,我兒子起床,很亢奮的跑來說「爸爸!我醒來之前做一個好可怕的夢!我在夢裡面,走在巷子裡,風很大,我覺得很冷,燈光很暗,突然我就看到一個魔鬼哦!好大又好恐怖,長髮披肩牙尖嘴利!還一直追著我,要把我吃掉! 我就一直逃,但最後跑到一個死巷子裡,沒路了!死定了!不過爸爸!我告訴你哦!我突然靈機一動,我要考那個魔鬼數學!!我就跟那魔鬼說『等一下!你現在不能吃我!你要通過我數學測驗才能吃我!第一題!25+47=多少?』那隻鬼拿出手指來算,搖搖頭不知道答案是多少。 『那等一下,我再問你一題,14460+22661=多少?』結果還是算不出來!最後那個魔鬼很害怕的『碰!!』爆炸,消失了!」 孩子的壓力反映在夢境裡,後來我把這件事告訴王月,她的結論是「哎..原來魔鬼的數學很爛!」 這個故事和「孩子,我要你輸在起跑點」有什麼關係呢?其實就是讓孩子有一個說「不!」的權利,有一個拒絕你的權利,這就是需要溝通。如果學一樣東西,你要問孩子願不願意學這個東西,他願意,你再引導他走向這個學習。讓孩子有自由選擇的權利。 畢業典禮的眼淚 說到這裡我就想到2004年6月19日,我和女兒去參加兒子的小學畢業典禮,因為王月去錄影,但畢業典禮是大事,而且是歷史紀錄,家長一定要有一方以上在現場。小學的畢業典禮很有趣,班上四十位同學幾乎是人人有獎,三十五位都拿到獎狀,我兒子功課是爛到無以復加,一張獎狀都沒拿到,輸得真徹底,我甚至還很阿Q的說「輸得真漂亮,我兒子連一個小鳥獎都沒有!」 典禮進行了兩個多小時,兒子坐不住,一會兒問「這不是董事長嗎?他剛才講過了呀!」我說「你錯了,這不是董事長,董事長前面二個講過了,這是董事長的司機在講話!」小學的畢業典禮又臭又長,而且誰都可以上來講話,司機雖然是玩笑話,不過我的目的是隨時提供我兒子想像力和幽默感的發揮。 但最後動人的畫面出現了,等到畢業典禮唱最後驪歌的時候,我親眼看見,這一班40個小孩,只有5個人哭,其中一個是我兒子。他掉眼淚,是為了離別而傷感。再怎麼樣不如大家,我孩子有感情,有眼淚,這是我身為父親的驕傲。 *~*~*~*待續~*~*~*~*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