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ToMoWang's天空哈拉誌
關於部落格
喜歡藍天白雲,但不喜歡熱帶地區;喜歡都市夜景的感覺,但不喜歡都市叢林...人生不就是如此?
  • 83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人生父母養<閻驊>

因為結束慢呆、外加剛搬新家,所以這陣子我都窩在家裡收拾房子、整理檔案、學Flash、看CSI(美國影集: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,中譯「犯罪現場」)DVD。將近一個月來,我沒有與家人之外的任何人見過面。 雖然長期與外界隔絕,但是我的電話仍然是不少!都是一些詐騙集團的來電!想起來,中華電信真是混蛋!我的室內電話也才剛申請不久,連我自己都背不起號碼,居然詐騙集團可以知道! 或許是政府放話要掃蕩、也可能是詐騙集團的競爭越來越激烈!(這也算是一個產業嘛!)所以這陣子詐騙電話真的比往常更多!而且語氣越來越急迫!以往他們只是告訴你,你的家人被綁票了、趕快付贖金吧!現在他們的語氣感覺上是人質早已被撕票了!你也甭付贖金了! 詐騙集團的控管也越做越差!我想這是該「產業?」即將崩潰的前兆。我往往一天之內可以接到同一個人來電!某次我被騷擾地實在受不了、於是抓著電話就大吼:「你一天到底要打幾次電話給我啊?不要再打電話煩我,好嘛?」 隔了幾分鐘電話再度響起!依然是同樣的人(我們簡稱『騙兄』好了!)打電話來,他也是對著我大吼:「你憑什麼吼我?我騙你又怎樣?我也是『人生父母養』,你憑什麼污辱我的工作、我的專業?」。 騙兄對我大吼時,我當場楞在哪裡!我想騙兄冒出這句「人生父母養」,真的讓我無比震撼!我不太想回罵騙兄一句:「我也是『人生父母養』,你憑什麼打擾我觀賞CSI的情緒?」 倘若我扛著『人生父母養』的大招牌回嘴過去,那我跟自認「詐騙乃一門專業學問,專業不該被污辱!」的騙兄又有啥兩樣呢?於是我靜靜地等他吼完、等他發抒完情緒。這時我的腦袋居然閃起「全民亂講的郭子乾模仿陳松勇」的爆笑畫面,我就不自覺哈哈大笑了起來! 騙兄聽到我突如其來的大笑聲,於是就不再吼我、把電話悄悄地掛掉了!我想騙兄大概已經決心要改行了!詐騙這個行業真的並不適合『人生父母養』的人來待! 『人生父母養』其實從小到大、一直都是被濫用的成語(這算是成語嗎?),而且根據名聞遐邇的Yeah教授田野調查報告顯示:台灣的國罵:「幹」這個字後頭,通常都是接「你」、「他」,唯一會接「我」這個字,就是「幹~我也是人生父母養!」。 「人生父母養」這句話就是代表「天賦人權」的意思,代表每個人都一樣、都擁有盧梭(Jean Jacques Rouddeau)那句「人生而有自由、平等的權利」。 不過每個人都一樣,也等於每個人都不一樣。對於每件事情,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觀察、切入角度。就像這陣子媒體最常報導的「倪敏然新聞」,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對於倪敏然的認知來看這則新聞。 就像有很多年輕一輩的人認為倪敏然何德何能、可以被稱為「綜藝祖師爺」?當你有了這種「倪敏然是什麼東東嘛?他不配!我呸~」的認知之後,你就會覺得台灣媒體都是王八蛋,喜歡在人死後來個歌功頌德! 像我這一輩的人,知道倪敏然為何會被同業稱為「綜藝祖師爺」的由來,所以我反不覺得這個稱號是突如其來的歌功頌德,我只覺得那只是媒體對於倪敏然先生過往輝煌的一種回顧。 不過當媒體一樁接著一樁,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、把倪敏然這輩子一大堆私事完全搬了出來!這時我就會想到CSI影集中:拉斯維加斯犯罪鑑識科辦案時,可以從巷口垃圾袋指紋、門口的彈痕、游泳池裡面的塑膠片、死者胃裡的殘渣找到真凶的片段。 但是CSI的抽絲剝繭是為了找出真凶,媒體對於倪敏然這輩子的抽絲剝繭又是為了啥呢?我彷彿可以看到倪敏然用「七先先」的誇張口吻抗議著說:「我也是人生父母養、你們幹麼這樣對我啊?真是傷腦筋耶~」 倪敏然的憂鬱症也是。如果您與您周圍親近的人沒有人曾經得過憂鬱症,你可能會武斷地認為:是不是只要感情不順、事業不順,就可以自稱憂鬱症患者呢?然後就可以像倪敏然一樣帶著「憂鬱症」這個符號去自殺?反之,如果您懂憂鬱症,或許您就不會這麼解讀倪敏然、解讀憂鬱症了! 或許倪敏然是名人、是所謂的公眾人物,所以他不應該自殺、給社會一個不好的示範。但是倪敏然也是『人生父母養』,為何他就不能自殺呢? 倪敏然被發現之前,被自己吊在宜蘭頭城十天,被發現屍體之後,倪敏然又被台灣民眾又多吊了十天!倪敏然大哥真的是生前、死後都痛苦!讓我實在於心不忍! 這就如同最近狗仔隊們習慣跑到年輕藝人住過的飯店房間突擊檢查,看看有沒有用過的保險套與衛生棉?然後當這些藝人大聲嚷嚷:「我也是『人生父母養』,為何你們可以任意搜刮我的隱私?」,狗仔隊可以義正辭嚴地反駁:「你『人生父母養』?我們也是!而且觀眾朋友都是『人生父母養』,所以我們要滿足他們『知的權利』!」。似乎把「知的權利」當成警方的搜索令來用,實在是○○╳╳○‧‧‧‧! 就像連戰跑去西安祭他的祖母沈太夫人這則新聞。連爺爺的祖母只會講台語,但是卻埋葬在離台灣甚遠的西安。人若死後有知,離鄉背井、做了六十年的孤魂野鬼,也算是一種對鬼的折磨!所以身為金孫的連爺爺在祭祖時真情流露,我覺得蠻感人的! 不過觀眾朋友並不會關心連爺爺的祭祖活動,因為身為公眾人物的連戰不算是『人生父母養』,更不用管你祭祖母還是祭祖媽?再者,同樣也在西安,發生了一個大爆笑橋段已經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 這就是連戰母校:后宰門小學小朋友的激情演出,當這群無釐頭的小朋友用尖銳的嗓音、不協調的動作上演著:「連爺爺,您回來了,連爺爺,您真的回來了!」的歡迎『操』時。(註:因為很像是體操,所以我稱為歡迎操!)。這段演出著實讓全台灣的觀眾都笑翻了! 不過看完歡迎『操』之後,我並不會覺得好笑!這無關乎政治、統獨以及兩岸。我只是想到這種歡迎操跟三、四十年前在大陸文革時期盛行的「忠字舞」有點雷同! 或許那是我的前世記憶吧?我對於像跳忠字舞、唱語錄歌、揮小紅旗這種文革時期產物都是厭惡不已。為什麼要搞得每個人都是一個樣子呢?而且每天都還要相同重複地做!這樣人生有何樂趣可言? 文革時期,他們否定了『人生父母養』的觀念,我個人覺得這是罪大惡極到了極點的政治手段!不過回頭想想,當我們大聲疾呼:「我也是人生父母養』來捍衛自己時,我們也要想到儘管大家都是『人生父母養』,但是卻是『不同父母生、不同父母養』, 總之,沒有任何人是相同的!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。所以當我們在要求自己的權利時,也要注意到別人真的與我們不同的事實。 或許以後我不會再對詐騙集團的騙兄、騙姐大吼!出發點乃是因為我認為對陌生人大吼是件無濟於事的無聊事!倒不是因為騙兄、騙姐也是『人生父母養』! 另外CSI影集真的很好看!值得推薦給大家。也希望大家可以從這部影集裡體會到「人們會放話,但是證據才會說話!」的真理。 最後要對倪敏然大哥說句心裡話:「雖然我並不認識你,但是以我對你的認知與感情,我祝福你可以早日安息!再會了!七先生!感謝你在過去的三十年來,讓我大笑了很多回!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